智庫中國 > 

蓬佩奧何以超出世間想象力的底線

來源: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 | 作者:刁大明 | 時間:2019-06-17 | 責編:蔣新宇

一段時間以來,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在全世界為“美國優先”搖旗吶喊的同時,始終不忘利用各種機會污蔑中國成就,大肆鼓吹“中國威脅”,毫無顧忌地干涉中國內政……其搬弄是非、顛倒黑白、幾近詆毀之能事,儼然成為當今美國政府對華鷹派的“急先鋒”。客觀而言,這種短視且必將作繭自縛的行徑出自蓬佩奧這樣的政客,并不讓人意外;而讓全世界深感意外甚至大跌眼鏡的是,如此這般的蓬佩奧竟然可以成為美國的“首席外交官”,簡直是超出了世間想象力的底線。


蓬佩奧的國際觀充斥著冷戰化的對峙與零和。翻開他的履歷,最初與所謂國家防務與安全議題產生的某種關聯,是他1986年到1991年期間在美國陸軍的服役經歷。這個時間段也正是美國里根政府大舉推進所謂“星球大戰”、向蘇聯發起強大攻勢的歷史階段,無疑對蓬佩奧的國際事務認知產生了巨大塑造作用。1991年當蓬佩奧以上尉軍銜退役之際,冷戰以蘇聯解體落幕,美國在面對對手的挑戰乃至所謂“威脅”時,拉幫結伙、封鎖圍堵的“冷戰”方式奏效。27年后,當他貴為國務卿之后,人們從他如何扮演美國首席外交官角色中看到了拉幫結伙、封鎖圍堵的“冷戰”影子,感到了被召喚出來的陰魂不散的“冷戰思維”。


蓬佩奧的中國觀充斥著意識形態化的偏見與無知。在進入聯邦行政分支之前,蓬佩奧曾擔任過三屆國會眾議員。其選區即堪薩斯州國會眾議院第四選區,那里長期盤踞著具有強烈宗教保守派立場的共和黨政客。蓬佩奧得以從這里脫穎而出,其保守價值觀可以想見。而這種在美國經濟與社會議題上的保守價值觀,在對外事務上的表現就是對不同政治制度與發展模式國家的徹底的意識形態偏見。同時,此前經商的蓬佩奧是在2010年借助所謂“茶黨”風潮才進入國會山的,他的對外立場也具有很強的“茶黨”色彩,即把對內的所謂“有限政府”的執念發展到對外的對所謂“非有限政府”的強烈偏見。這樣的政治背景進一步塑造了蓬佩奧的負面對華態度,其偏執在蓬佩奧6年國會生涯中表現得一覽無遺。在美國國會官方網站上搜索國會議員蓬佩奧提出消極涉華立法的信息可知,6年內他提出的消極涉華法案竟然達24件之多,內容不但包括借半島事務、伊核問題、美俄關系施壓中國,還有插手南海事務、干涉中國香港地區內政和中國宗教事務。顯然,蓬佩奧的對華消極不僅未因擔任國務卿而有所收斂,反而變本加厲。


蓬佩奧針對中國無事生非是其對大金主的回饋。與其他美國政治人物一樣,蓬佩奧在政壇上的發跡也必須依賴大金主的支持。事實上,在退役之后,蓬佩奧就轉入商界,合伙開辦了生產飛行器零部件的企業,后續又與洛克希德·馬丁、雷神等多家美國軍火制造商搭上了關系,這些軍工企業隨后都成為資助蓬佩奧進軍政界的大金主。同時,也是因為商業往來,蓬佩奧很早就與長期支持美國保守派政治運動的科赫兄弟產生交集,科赫兄弟被認為一手制造了“茶黨”風潮,也成為蓬佩奧的最大金主。為了進一步回饋這些金主,甚至為自己未來再次參選做好鋪墊,蓬佩奧在國際舞臺上搬弄是非、制造緊張,比如渲染“中國威脅”,對俄羅斯強硬,攪亂中東局勢等,這些翻云覆雨在經濟利益上或者價值觀意義上滿足了那些金主的特殊利益。


蓬佩奧顛倒黑白旨在為個人政治私利最大化布局。毫無疑問,蓬佩奧可謂是美國歷史上最資淺、最缺乏經驗的國務卿,但55歲的他顯然很在乎作為“政治跳板”的這段國務卿生涯。一方面,面對新保守主義者、貿易保護主義者、基督教福音派林立的白宮,蓬佩奧希望在對外事務上爭奪到更多話語權,于是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對華強硬似乎成為他刷存在感的表演,盡管是低劣的“炫技”。另一方面,即便他個人否認,但美國主流媒體的政治評論普遍認為,蓬佩奧有意在2020年角逐堪薩斯州國會參議員的空缺席位。如何以國務卿之名行備選之實呢?通過炒作中國議題進行自我塑造,吸引金主的注意與支持,就成了蓬佩奧沒有底線的政治算計。


縱觀美國政治史與外交史,以往歷屆國務卿不管有什么樣的不同政策傾向,都沒有像蓬佩奧這樣,作為國務卿的他完全是受個人偏執與無知的驅動,服務于實現個人政治私利最大化。當今美國面臨著國際與國內兩個層面的巨大變化,唯有積極融入并順應全球發展的大趨勢才有可能與全世界共享繁榮。而蓬佩奧這種政客的存在,無疑是美國作出正確選擇的一大障礙。

(作者系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


發表評論

四川金7乐开奖大小走势图